没有“天津开发区”的名称,天津金门老虎没有“欠薪”的问题。虽然它在中超联赛中不是一支强队,但它也可以在锦标赛中间找到自己的位置。自去年1月20日泰达正式更名为过去时以来,已经有520天了。回想那痛苦的宣告,有多少人能相信泰达能继续这样生存下去?

在这篇文章中,我们将回顾天津开发区,无数天津球迷的青春记忆,是如何一步步走向解体的边缘的。从天津开发区的消失,我们也可以看到近年来超频团队解散的真正原因。

天津泰达作为一支国企球队,以稳定著称,尽管其在中超金元足球时代的成就并不辉煌。

2020赛季结束后出现了变数。当球迷们仍沉浸在泰达过山车般的保级喜悦中时,球队拖欠工资数月的消息传出。

事实证明,早在2020年,泰达就拖欠了该球员8个月的工资。换言之,球员在联盟中的收入为零。

2021,天津开发区的财务状况仍未改善。由于今年1月和2月将发放工资,天津开发区拖欠工资总额已超过3亿元。

此外,天津开发区解散后,仍有许多国内玩家和外援的合同尚未到期。除了自由离开团队外,天津开发区还需要赔偿他们在剩余合同期内的工资,粗略估计约为5亿元。

为了挽救团队,天津开发区做出了努力。天津泰达队记者鲁米曾透露,天津市体育局非常重视泰达队遇到的困难。他们专门召开了天津泰达集团会议,寻求拯救团队的方法。

据天津市长shineChen介绍,他曾为天津开发区从上海创办了一家企业。该企业表示愿意接管球队,并每年提供一笔足够维持俱乐部运营的资金。不幸的是,当企业听说天津开发区债务高达9亿元时,没有更多的追随者。

天津泰达苦苦挣扎,但最终还是在残酷的现实面前摔倒了。泰达的母公司不愿承担如此高的拖欠工资,最终不得不“勉强放弃”。谁是最大的受害者?他不仅是一个努力奋斗了一个赛季却没有赢得任何东西的球员,而且是一个经历了数年风暴的球迷。

很多球迷都很困惑:天津泰达不是一支昙花一现的“空壳队”,而是一支拥有数十年球迷文化、在中国足球界有一定影响力的老牌球队。在解散风暴前后的几个月里,为什么没有一家企业愿意接管收购要约?

是钱!各种消息显示,天津泰达面临的债务总额近9亿元。换句线亿只不过是球队接管比赛的一个门槛。我们是否能有所收获是另一回事。

让我们看看中超联赛第八名冠军广州队。根据其2019年年报,广州队2019年主营业务收入为7.82亿元,但运营成本高达24亿元,俱乐部一直处于巨额亏损状态。换言之,没有背后集团强大的“输血”,广州队不可能依靠自身实力实现收支平衡。如今,当恒大集团面临困境时,广州队的处境自然一落千丈。

广州队仍是如此,它曾经在中国乃至亚洲拥有顶级影响力,更不用说像天津泰达这样的梯队了。

以河南省嵩山市龙门镇为例,根据他们发布的2014年度财务报告,俱乐部总销售额仅6025万元,净利润-6916万元,公司总负债达到8.5亿元。

几乎每个CSL团队都存在严重的收支失衡。除了广告费用,团队每年最大的收入来自CSL的分红。然而,很明显,对于金元时期的CSL团队来说,少量的广告版税很难填补巨大的财政赤字。当金源足球的泡沫破裂时,空中看似辉煌的城堡倒塌是有道理的。

对于联盟的长期发展来说,今天的薪资上限、转会上限甚至中性名称的改变都有很大的好处。

然而,在当前足球体制严重畸形的背景下,足协的“百年计划”只会成为阻止大企业接管比赛的最大绊脚石。

以过去两年中不断引发的更名丑闻为例。足协的出发点当然是对的:赞助商的命名导致球队名称频繁变化,这不仅违背了世界足球世界的发展趋势,也无助于凝聚足球文化。从更深的意义上讲,改变中立名称实际上是为了消除“赞助商=团队”这一不专业的现象。

然而,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中性名称极大地影响了泰达控股追求的品牌效益和广告效果。

在泰达俱乐部缺乏独立创收能力的情况下,团队无法成为企业品牌利益的宣传中心。谁愿意一年花这么多钱在足球上?

毫无疑问,当前的改革浪潮也成为各大企业对pantata持观望态度的重要原因。

我们可以充分理解这种情况的出现:当足协对中国足球现状进行改革时,企业将再也无法获得政策支持、品牌利益或投资后找到靠山,大企业也不禁怀疑真金白银的投资能否带来双赢的未来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自然没有企业愿意涉入泥潭,承担天津开发区9亿元的债务。【三、泰达控股高层态度消极,俱乐部仍在努力恢复】

据各媒体报道,天津泰达俱乐部仍在垂死挣扎,希望最终获得一丝生机。相反,俱乐部的直接老板泰达控股不再愿意投资足球。

受疫情影响,泰达控股在2020赛季仅向俱乐部拨款1亿多元,直接导致球员工资长期拖欠。

在这样的背景下,泰达控股先后与外界展开了几轮谈判,希望向俱乐部引进一些投资。然而,泰达控股对外界的投资施加了许多限制:它只接受对方以赞助形式提供的资金,最大的让步是只出售部分股权。

换言之,即使外部企业投入了巨额资金,他们在天津泰达俱乐部仍然没有发言权。

2020年8月,泰达控股更换核心高管,王志勇出任泰达控股新任董事长。毫无疑问,在疫情影响俱乐部主营业务的背景下,王志勇的任命标志着泰达控股改善公司业绩的决心。

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,泰达俱乐部这样一个“亏而不盈”的企业,成为公司放弃的第一个目标。据相关媒体报道,泰达控股领导拒绝了俱乐部提出的所有冬训和续约要求,球队被彻底抛弃。

如今,就在球队即将失去其唯一的品牌利益之际,泰达俱乐部甚至数不出鸡排的“无味食物,但可惜丢弃”。它将注定失败,这并不奇怪。

一些球迷可能有点怀疑:看看欧洲足球,大多数球队都有中立的名字。为什么在中国足球中实施起来如此困难?

我们继续以广州队为例进行分析。在2019年度财务报告中,广告收入达到5.66亿元,占团队主营业务收入的72%。

然而,在5.66亿元的广告收入中,多达4.63亿元是由母公司恒大地产贡献的。

除广告收入外,2019年广州队获得门票收入5726万元,股息红利收入8700万元,球员租赁费3427万元,球迷商品收入3672万元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广州队在该赛季分别花费4052万元和2830万元引进埃克森和费尔南多。仅这两名球员的总转会费就远远高于球队的年门票收入,更不用说广州队还承担着沉重的员工工资和一系列硬件设施。

广州队的门票收入比排名第二的北京国安队高出1000多万元,但在俱乐部庞大的费用面前仍然不值一提,更不用说今年出勤率最低的天津泰达了。

对于欧洲许多中小型球队来说,在门票和广告收入有限的情况下,试图进入洲际比赛赚取奖金,或者通过训练年轻球员赚取转会费也是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。

不幸的是,对于天津泰达乃至绝大多数CSL团队来说,上述两项收入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梦想。

首先,亚足联为亚冠联赛提供的奖金太便宜了。如果不是为了中国的荣誉,这支球队将输钱。

在小组赛阶段,赢得一场比赛将获得50000美元,平局一场将获得10000美元。晋级1/8决赛、1/4决赛和半决赛的奖励分别为10万美元、15万美元和25万美元。

广州队在2020年亚洲冠军联赛小组赛中取得1胜2平1负的成绩,只能获得约45.81万元的奖金。你知道,广州队参加亚运会的每日费用达到10万元,亚足联发放的奖金无法保证,更不用说利润了。

在欧洲,情况明显不同。参加本赛季欧罗巴联赛小组赛的每支球队可获得292万欧元的奖金。此外,他们在小组赛中每赢一场可获得57万欧元的奖金,每抽一场可获得19万欧元的奖金。

在一系列欧罗巴联赛之后,欧足联将获得1.6亿欧元的奖金,奖金将根据电视转播的比例分配给各参赛球队。

欧罗巴联赛的奖金仍然很丰厚,更不用说世界著名的冠军联赛了。在绩效奖金方面,本赛季冠军联赛小组赛的每一场胜利将获得270万欧元的奖金,每一场抽签将获得90万欧元的奖金。

除了绩效奖金外,欧冠联赛还有一个分享制度,即参加欧冠联赛的每支球队都可以通过对过去10年各大俱乐部的得分进行排名,再加上现有的基本分享,获得可观的奖金收入。

当然,欧洲巨人队的工资、球员影响力和竞争实力远不能与泰达队相比。他们应得这么高的奖金收入。然而,从另一个角度来看,在联赛升值、球员综合实力和整体支出严重失衡的情况下,天津泰达这样的中下游球队陷入困境太正常了。

导致天津泰达“异常死亡”的原因有很多,但这只老球队的更名也为当前蓬勃发展的中国足球改革敲响了警钟——虽然这个想法是正确的,但痛苦是不可避免的。

虽然天津市体育局和天津市足协的介入使泰达得以“重生”,但面对新的阵容、新的名字和新的球队标志,很难在金门老虎身上找到熟悉的“泰达记忆”。

同时,考虑到天津金门虎的实力在CSL中不是上游,只能长期保级。本赛季至今,天津金门老虎队已在五轮比赛中拿下5分,排名第12位。对他的压力仍然很大。如果你想重现当年天津足球的风格,球迷们可能要等很长时间。

从江苏苏宁解体夺冠后到重庆两江体育的告别;天津全建更名为live后退出,大连万达准备撤资;从广州恒大最低工资到各大俱乐部拖欠工资;在中国足球缓慢的黑暗中,谁能给我们带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